首页>>教育资讯 >>列表

男孩半夜摔下宿舍楼多处骨折 校方称是梦游

2020-06-05 20:54:00 字号:

5月6日上午,家住小河的朱先云致电求助称,4月1日半夜,其就读于贵阳市育强中学的小孩,从学校宿舍3楼坠下,摔成重伤,手脚多处骨折,目前还在医院住院治疗。事发一个多月,对于该学生坠楼的原因,学校声称系梦游症坠楼,校方没有责任。

●学生深夜坠楼多处骨折

5月6日上午,记者在武警贵州省总队医院外科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小涛(化名)。小涛告诉记者,出事当晚他起床上厕所,从第二层床上下床后,走出寝室向右拐,走出不多远便听见有人喊了一声“你搞那样”,就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晚上没有灯,根本看不清楚是谁在喊,当时感觉很害怕。”对于当晚发生的事,小涛还心有余悸。

“4月1日0点42分,我接到校方电话,说是小孩从3楼坠落下来摔伤了。”小涛的父亲朱先云介绍说,他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老家在黔西城关镇的农村,三年前来贵阳打工,现暂住在小河区大坡村。小涛今年13岁,去年8月1日由于升学转学到该校,就读初中一年级。尽管离家租住的地方不远,按照学校规定住校就读。

武警贵州省总队医院外科管床医生介绍说,经诊断小涛为广泛性脑挫裂伤,左尺桡骨骨折,双小腿踝部骨折。由于小涛伤势严重,骨骺部位骨折,影响骨骼发育,很有可能畸形发育生长,留下后遗症极有可能。

●家长:校方不应该推脱责任

据朱先云介绍,小涛于事发当晚送进贵航集团三00医院住院后,学校陆续交付医疗费用27900元。4月15日,校方找到朱先云,要求协调处理小涛坠楼的责任问题。协调时,校方表示愿意以20000元作为医疗费用私了,以后医疗费用由家长自行负责。“因为当天已经拖欠了医院17772.46元,校方就想以20000元了事。因为协调不成,学校不愿交纳治疗费,便要求医院停了药。”朱先云说。

“贵航集团三00医院停药后,为及时医治小涛的病情,我拿出家里仅有的几千元积蓄,并找到亲戚东拼西凑筹足了25000元,将小孩转院到了武警贵州省总队医院。”朱先云说,“在武警贵州省总队医院治疗,筹集的25000元已经用光,现在欠医院多少钱还不知道,医院至今没有催缴过,仍然在积极地进行治疗。”

“找校领导学校不让见,多次打校长的电话也不接。”小涛的母亲哽咽地说。据了解,小涛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医疗费用却成了问题。“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校方也没有进行有关的鉴定,就说是因为梦游症造成的,校方没有责任。小孩小时候和我们住一起,从来没发生过半夜起来梦游的情况。”朱先云表示,到底小涛有没有梦游症,可以让专家作鉴定,但是在住院期间,校方不应该就此推脱责任。

●校方:家长隐瞒病史,校方无责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小河区青龙路的贵阳市育强中学,学校校门紧闭。

见有人敲门,一位大约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打开大门上开凿的一扇小门,向记者表示校长不在,无法与他联系。记者要求请示学校值班领导,了解一下情况,一位自称潘老师的中年男子称:“没有值班领导,我们就只有一个校长,没有副校长。”

记者询问要是学校出了事,没有值班领导由谁处置?潘老师没有正面回应记者,而是反问记者:“你们讲不讲理啊?我们已经调查清楚,学生坠楼原因是因为他患有梦游症。他的家长隐瞒了他的梦游病史,校方没有责任,如果他要讲理,可以走法律程序。”

记者表示将联系方式留下,待校长开完会回校后与记者联系。截至记者发稿时,校方领导未与记者联系澄清学生坠楼事实的原因。根据受害方提供的该校校长的联系电话,记者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w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