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 > 正文

时代不同了,好玩才能连接

2019-10-18

时代不同了,好玩才能连接

时代不同了,好玩才能连接


既然普通人一天看150次手机,那么这个时候不提“连接一切”还提什么呢?


所以这次互联网代表们的提案看起来有点“千人一面”的感觉,无论是李彦宏设立国家层面的“中国大脑”计划还是马化腾建议制定推动“互联网+”全面发展的国家战略……要“连接一切”的大佬还有一串儿。


我们真的很难想象某天美国诸位大佬齐聚一堂然后不约而同拿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画面。


所以在大佬们召开媒体沟通会之前,社交媒体上对大佬们的提案几乎无人提及。

我倒是觉得提案的千人一面跟点开微信的订阅号一样:明明是“电影”、“旅游”、“吃货”、“手艺人”等等定位不同的账号……可内容大多雷同,只有少部分坚持原创的,但只要做出某个稍微“现象级”的内容,立刻又“千人一面”被所有人转载去了。


“我们不生产内容,我们是内容的搬运工。”这句调侃正让原创的能力急剧萎缩。


当然马化腾也关注内容,“其实我们做的是内容产业,内容产业其实最核心的就是版权。所以我们在很多领域呼吁知识产权的建立……”


尽管呼吁和行动是两码事,但呼吁总比不呼吁要好。


和马化腾认为腾讯是做内容产业的认识不同,我还是习惯的认为腾讯就是做社交的,内容不过是社交的手段和调味剂。正因为如此,微信的“内容”建设才会如此与众不同。


对于腾讯而言,属于腾讯的创新必然是带有强烈社交属性的“抢红包”、“摇一摇”和“扫一扫”。


刚刚在春节大火了一把的这一场连接盛宴对于腾讯而言别具意义。


两会前一篇热帖盘点了商界大佬们的“焦虑症”,而腾讯马化腾的焦虑是“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


这不仅仅是小马哥一人的焦虑,事实上这是一年来最流行的焦虑:人人都想看懂90后的喜好,然后研发他们喜欢的产品,然后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立于优势地位,然而让71年的马化腾读懂90后甚至是零零后、然后再寻找到他们的“痛点”,这的确是个困难的问题,可是换个角度想想:已经功成名就的马化腾有必要这么难为自己吗?刚刚16岁的企鹅怎么就忘了自己是从“好玩”起家的呢?


一个企业的基因无法改变,一个民族的基因也无法改变,其实早就有无数人打过“红包”的主意,而呼吁了那么多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期待传统文化与科技结合”似乎总是找不到突破口……最终众望所归的涅槃在一款很简单的小游戏里就得以实现。


为什么呢?因为它好玩啊!


大佬们越做越沉重,基于战略、基于布局、基于科技……从人性的角度考虑是不是越来越少了呢?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某社交软件纳斯达克上市,不就是利用了人性的某一个点,打了个擦边球吗?


腾讯的小马哥现在或许已经不再焦虑了,曾经又想读懂90后又想把握科技前沿、又想开疆扩土又想保住江湖地位的中年男人做了一款小游戏,并且迅速成为现象级产品。这个每年要给老人、孩子以及员工发红包的中年男人顺理成章的开拓了摇一摇这个新玩法,将电视、手机、客厅和人真正的连接了起来,甚至还有传承千年的民俗。


这就是我要说的:好玩才能连接。


既然事已如此,何不乘胜追击?为什么没有办一场全民参与的灯谜大会?摇一摇摇出对话框,输入答案以后在屏幕上显示全国有多少人同时答对了这个问题?答对了有红包不是比没来由的“抢红包”更有意思?活跃气氛、增强参与感的同时会否顺便带动了灯谜创作等等文化产业的复苏?


照此类推:去年大火荧屏的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岂不都是可以借助“摇一摇”变成全民狂欢?


从去年开始各类挖掘传统文化的电视节目层出不穷,这必然是由巨大的需求而决定的。这是一股风口,猪飞不飞我不管,希望企鹅能飞、传统文化能飞。


没错,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的,不要版权费,只希望腾讯能做出来。


其实做一个大企业的领头人更应该做最好的自己,但也最难坚持做自己。这倒不是指责马化腾顾此失彼,实际上这是七十年代生人的通病:我们所受的教育决定了我们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不能一味的追求“好玩”……但是,时代不同了,“好玩”其实挺重要的,尤其对于希望连接一切的互联网而言,太沉重的使命往往不是一蹴而就。


若一旦连接,请做到极致。


本文首发iDoNews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阅兵晚会 www.hg81081.com
-

-

相关阅读

新闻网&好网群简介 | 法律顾问 | 会员注册 | 营销服务 | 人才加盟